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币安赵长鹏空降富豪榜:6个月身家20亿美金

时间:2019-10-15 20:15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区块链世界瞬息万变,积攒财富的速度极其惊人,每天都上演着造富神话。

从彭博社技术总监到创立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从OKCoin联合创始人到币安帝国,从普通“码农”变身“亿万富翁”,赵长鹏是业内最瞩目的风云人物之一。

币安赵长鹏空降富豪榜:6个月身家20亿美金

▲ 赵长鹏

今天,白话区块链就带大家了解一下赵长鹏如何一步步缔造业内最快的造富神话。

 01 世界公民

赵长鹏,1977年生于江苏,幼年时移民至加拿大,在温哥华接受教育。

1997年,大学毕业的赵长鹏,为东京股票交易平台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随后,他在彭博Tradebook开发期货交易软件,不到2年时间,获得3次晋升,负责管理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庞大团队。

2005年,赵长鹏在上海创立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券商开发高频交易系统。

丰富的多国成长、工作经历,让他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公民”,为之后币安帝国的全球化战略埋下了伏笔。

 02 偶遇何一,“比特币天团”诞生

2013年,赵长鹏加入Blockchain.info,期间结识了比特币耶稣和本·里弗斯,从此开启数字货币之路。之后,他孤注一掷,卖掉了上海的房子,All In数字货币。

2014年6月,赵长鹏被如今的“币圈一姐”何一挖到当时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负责技术团队和国际市场团队,与该平台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徐明星、何一,组成了“比特币天团”。

币安赵长鹏空降富豪榜:6个月身家20亿美金

▲ 徐明星、何一、赵长鹏

2015年5月,因为某些缘由,赵长鹏离开了OKCoin。

 03 缔造币安帝国,180天创“史上最牛造富神话”

2017年,赵长鹏带领团队200多天里获得了约合1500多万美元的资金支持。随后,何一加盟币安,成为币安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市场官。对此,何一曾表示:

“在挖我的过程中,他是在找合伙人,而不是找员工。他很重视团队的沟通和反馈,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他对中国市场的理解有限,但这部分是我熟悉并且擅长的。当年是我挖他,现在他挖我,也算扯平了。”

2017年下旬,币安开启“野蛮生长”时期:

2017年12月8日,币安宣布其注册用户突破100万;12月18日,币安成为单日交易量全球第一的比特币交易平台;2018年1月10日,币安单日交易量突破100亿美金,全球注册用户超过500万人;1月17日,币安用户数量超过600万;2月,币安用户突破700万。

2018年2月,福布斯杂志首次公布世界数字货币富豪榜,瑞波CEO、Coinbase创始人、V神、BM等都在其列。最让人震惊的是,榜单中只挤进一位华人,既不是“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也不是“算力之王”吴忌寒,而是币安CEO赵长鹏。他以11-2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数字货币富豪榜第三,并荣登福布斯杂志封面。

币安赵长鹏空降富豪榜:6个月身家20亿美金

对此,赵长鹏表示:“能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我很荣幸,但这是属于团队的集体功劳。我们并非仅仅用了6个月,这样的结果离不开20年的积淀,再次感谢福布斯杂志”。

币安的快速逆袭震惊了整个区块链行业,赵长鹏也成为业内的风云人物。

 04 辗转多国布道,助推区块链走向世界

币安在快速崛起的同时,也时刻面临着政策压力。随着国内监管日益严密,币安开启了全球布局。

2018年2月1日,币安官网发布《致中国用户》,表示:“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随后,币安团队分散至十几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开启扩大币安国际版图的征程。有媒体戏言,赵长鹏更换所在地的频率,和别人换衣服的频率差不多。对此,赵长鹏回应:“我不想把团队放在某一个国家,因为未来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3月7日,币安遭黑客攻击,交易系统出现故障。黑客事件招致日本金融厅于3月22日对币安下发“驱逐令”。 

离开日本后,币安日益加快自己的全球化步伐:

3月26日,币安将总部迁至马耳他,并设立办事处;4月底,币安与乌干达达成合作协议;5月底,币安旗下的“孵化器”团队BinanceLabs亮相全球;6月11日,泽西政府下属的科技推广部门Digital Jersey与币安结盟,成功签署备忘录;9月15日,币安宣布上线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并开启内测,由于新加坡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此次合作备受瞩目。

赵长鹏领导下的币安,辗转多国布道区块链,不断扩张国际版图,在“去中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05 不畏惧权威,舌战巴菲特、V神

巴菲特一直是坚定的比特币反对者。他认为,“比特币是海市蜃楼,其具有巨大内在价值的观念只是一个笑话”,“ 就加密货币而言,我几乎可以肯定其最终将以悲剧告终,我自己永远不会持有任何数字货币。但悲剧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我并不清楚。”

币安赵长鹏空降富豪榜:6个月身家20亿美金

2018年1月10日,赵长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该言论表示反对:“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巴菲特是一个我真正尊重的人,但我认为他根本不了解加密货币。我仍然尊重他专长的其他部分。但是,我想在加密货币上,他犯了一个大错误。“在一次电视直播中,他如此评论巴菲特对数字货币的态度:“他可能对虚拟货币并不十分了解,从而导致评判失误。虚拟货币的价值最终会得以体现。”

除却与“股神”巴菲特论战,赵长鹏还曾与以太坊创始人V 神就某些问题,进行过多轮唇枪舌战。

2018年7月6日,V神参加TechCrunch区块链主题沙龙。当被问及“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市场份额会不会超越中心化交易平台”的问题时,他说:“我个人认为,中心化交易数都应该尽早下地狱。那些巨头中心化交易平台实在是掌握了太多权利,它们能决定哪些加密货币能‘升值’。事实上,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存在只是为法币交易提供便利,却被当成了吸金利器,动不动就收1000万、1500万美元的上币费,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对此,赵长鹏犀利回击:

与其奢望让别人“下地狱”,不如去敞开胸怀,欣然接受现实,即大家都是区块链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彼此独立的。认识到这点之后,抛开法定货币和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不谈,首先,所有数字货币的流动性都会被很大程度地削弱,市值、价格和影响力等也都会受到影响;其次,以及整个行业的规模将会缩水10倍以上,发展速度也可能会延缓10倍。虽然一些人在做着低级的重复工作,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卑鄙不堪的。

此外,赵长鹏认为:去中心化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绝对去中心化是不存在的,去中心化并不一定更安全,有效性和适用性才是真正应该考量的东西。

 06 打破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壁垒,给未来多一个选择

2018年3月,币安遭遇黑客攻击,大量用户发现自己的帐号被盗,且黑客用比特币高价购买一个冷门币种,导致多数币种价格全面下跌。币安立即暂停所有币种提现,成功截下黑客欲用来做案的约1万个比特币,但未能阻止黑客通过做空获利。

这激发了赵长鹏探索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决心。

之后,在其他业内人士仍对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持观望态度时,赵长鹏就已表示,币安将在2018年年底、2019年年初推出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计划。

币安赵长鹏空降富豪榜:6个月身家20亿美金

关于未来交易平台的发展是走向中心化还是非中心化,赵长鹏在博客上发表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无论是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都无法脱离三个本质问题:安全、好用以及自由。去中心化与中心化的对立,也意味着很多本质需求的对立:自由与安全的对立,自由与好用的对立,甚至安全与好用的对立等。

最后,赵长鹏阐释自己的核心观点:任何事物都没有绝对说法,仅仅是选择问题。无论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关键在于你追求什么。随着科技的发展,事物都在追求极致。币安探索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是在给未来一个选择,至于最终发展成何种形式,他不做绝对评判。

2019年2月20日,币安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上线测试版,开启公测。

 07 结语

何一曾说:“作为一个在加拿大长大的IT男,他有点儿理想主义,但非常有契约精神。”现如今,这个理想主义斗士带领团队向世界伸出橄榄枝,布道区块链。

“去欢迎我们的地方,跟不傻的人,用最简单的盈利模式,做合法的生意。”赵长鹏在瞬息万变的区块链世界,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开拓更广阔的天地。

你看好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吗?为什么?欢迎在留言区留言。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